首頁>頭條 > 正文

新冠疫苗研發永遠有必要 人類不能總被病毒追著打

來源:新浪網 | 2020-02-12 12:42:04
從SARS疫苗到新冠疫苗1月10日,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張林琦的實驗室拿到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十幾個人就開始連軸轉地做實驗,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新冠疫苗的研發,需要跟時間賽跑。實驗室制定了嚴格的計劃,...

從SARS疫苗到新冠疫苗

1月10日,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張林琦的實驗室拿到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十幾個人就開始連軸轉地做實驗,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新冠疫苗的研發,需要跟時間賽跑。實驗室制定了嚴格的計劃,哪些實驗必須得當天做完,哪些可以稍微等一等,“之前做SARS疫苗的人,現在都去抓緊研究新冠疫苗了”。

這些年來,針對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究,張林琦的團隊一直在推進。尤其在MERS(中東呼吸綜合癥冠狀病毒)方面,他的團隊已經完成了MERS疫苗在動物水平的試驗,有效性驗證完畢,但后期因為沒有更多經費資助就停滯了。

據統計,SARS期間曾有十幾家機構做過疫苗研發,但在病毒基因組發布后,研究人員花了20個月的時間才推進到人體臨床試驗,那時候SARS疫情早已消失,疫苗上市的計劃由于臨床推進的困難、后續資金的不足,就此擱置。

“真的很遺憾。如果這一次,我們能有SARS疫苗的話,至少在面對新冠的時候能有一些預防。由于SARS和這次的新冠病毒共用一個受體蛋白ACE2,如果SARS疫苗對人體起到保護性的免疫反應,那么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擋新冠的入侵”。張林琦說。目前,在了解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之間的共性部分外,張林琦的團隊正在不斷驗證兩者在結構功能上到底有哪些差異。

事實上,就在2月5日,英國政府追加2000萬磅(總計4000萬磅)用于新冠疫苗和防疫技術的研發。在英國衛生部啟動的研究2019-nCov Rapid Response Call申請中明確提到了一個概念——“交叉保護力”(Cross-reactivity),是疫苗效價評價中使用不同亞型病毒進行攻毒保護試驗,檢測疫苗的保護率。張林琦解釋,“英國政府想尋找的就是,現有的對于新冠病毒具有交叉保護力的疫苗候選。這意味著,如果一線醫護人員接種SARS疫苗的話,在本次疫情中就可能會降低醫護感染”。

“我們都知道,研發疫苗是需要很長時間的,但從我們過去對SARS這類病毒的認知,我可以拍著胸口講,這個疫苗肯定會成功!但是要尊重自然規律,它需要一步一步的實驗。”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

事實上,疫苗的研發主要分為三個部分:種子毒株篩選和試劑、動物模型下交叉保護力試驗,以及臨床試驗的安全性、有效性驗證。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許文波說,該中心已啟動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目前已經成功分離病毒,正在篩選種子毒株。

篩到毒株后,選擇以哪種模式去開發疫苗,也是影響疫苗研制成功的重要因素。張林琦說,“現在各個機構選擇了不同的疫苗研發策略,大家在共同開發疫苗過程中相互比較驗證,目的是篩選出最有效的疫苗。但疫苗策略到底怎么做,這是資源、能力、技術的綜合問題了”。

好消息是,新冠疫苗的研發難度或許并不大。張林琦解釋,很多人有每年打流感疫苗的經驗,之所以每年都需要打,正是因為流感病毒的突變率極高,它們通過突變來逃過免疫系統的攻擊。相比之下,至今看來新冠病毒沒有很大的變異。“目前從各地獲取的毒株序列來看,有來源于武漢、北京,甚至美國患者的咽拭子等呼吸道樣本,所有的毒株基因序列幾乎長得一模一樣。這也在某種程度上支持了新冠病毒突變率不高的判斷。至少,病毒目前為止沒有發生基因突變,我們猜測也許比流感疫苗的研發簡單一點”。

遠征 攝

至于新冠疫苗的研發完成時間,張林琦表示無法預計。“我個人覺得,目前已知的各類報道對疫苗的預估時間都太快了。預防性疫苗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安全性實驗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做完,而有效性評估需要在動物體內做活病毒的攻毒實驗,也不是一兩個月就能拿到準確的數據的。雖然現在是非常時期,但這些時間是無法跨越的”。

并非可以規律預測的疫苗

“當今最快從一個毒株研制出可以使用的疫苗就是流感疫苗,比如去年流行的毒株,我們預測可以用來預防今年的流感,那就把毒株拿出來做成疫苗給大家接種”。武漢大學病原生物學副教授馮勇此前接受采訪時說。

疫苗研發總在和病毒變異的速度競賽,那么為何人們每年都來得及注射流感疫苗呢?

從某種角度來說,正因為流感是“季節性”的,也就是每年都會來,因而疫苗的研發可以提前準備,并對抗變化莫測的流感病毒。此外,流感疫苗的制備流程中有一套比較完善的預測機制。

本刊采訪了從事流感病毒致病機制和疫苗研究多年的李哨鳴,他向本刊解釋,“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和香港大學兩家國家流感病毒流行監測中心每季會采樣觀察,由他們向國家疾控中心和衛健委報告,并綜合世衛組織的報告指南,更新毒株的流行報告,并最終確認主要的流行毒株。所以,流感疫苗從來不是當季的疫苗,是預測后再提前制作。”

那么,新冠疫苗是不是也會有這樣一套預測機制呢?

有觀點認為,新冠病毒未來可能成為一種流行性疾病,甚至可能會和流感一樣。香港大學病理學臨床教授約翰·尼科爾斯(John Nicholls)最近就提到,“我的感覺是,新冠將會像非典一樣。大概在五個月內,人們基本上得了一場非常嚴重的感冒”。

但李哨鳴對此持反對意見,“我不認為新冠會演變成為流感樣的感染。雖然流感病毒與新冠病毒都是RNA病毒,都通過呼吸道傳播,發病早期癥狀非常相似,臨床上容易造成混淆,不好鑒別診斷。但新冠和流感病毒最本質的區別是:目前沒有有效的證據顯示新冠患者可自愈,并且不會造成肺臟以及其他器官的可恢復性損傷。即使大部分患者屬于輕癥患者,也不代表他們的肺臟不會留下影像學痕跡。而且,流感病毒主要引發發熱,咳嗽、流鼻涕等,臨床上少見肺炎以及中重癥肺炎;而新冠感染致病主要集中于肺部,大部分病患出現輕度、中重度肺炎”。

李哨鳴更傾向認為,新冠會和SARS那樣,在人際間的傳播會大概率被消滅。“人不是該病毒的天然宿主,從流行病學角度考慮,該病毒缺乏長期有效流行的基礎。雖然媒體上報道出現了幾個無癥狀感染者,但是這些都還有待醫學上的證明。以此為依據,認為該病會如流感一樣沒事,這是錯誤的”。

正是因為新冠病毒是突發性傳染病,也就不適用流感疫苗的預測機制了。“SARS后來在人際間就再沒有發生過,這樣就沒有辦法做流行病學監測,而目前獲得的毒株信息只能來自于疫情感染中的病人,疫情結束后,很可能幾乎監測不到新的毒株信息,也就無法做出對應的疫苗防控策略。”李哨鳴補充。

那么,如果新冠最終和SARS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疫苗研發還有必要嗎?

不能總被病毒追著打

“每次突發急性傳染病,人類都如此被動,追都追不上病毒的傳播。如果疫苗能提前研發,就相當于把槍膛上好,等病毒出現后直接殲滅。”張林琦說。比爾·蓋茨也在2015年的公開演講中感慨:“當我還是小孩時,我們最擔心的是核戰爭,但是未來如果有什么東西可以殺掉上千萬人,更可能是個高度傳染的病毒,而非戰爭。我們在核威懾上投入巨大資金,但在防范疫情方面卻少之又少。”

“其實人類對傳染性的疾病理應都有準備,但傳染病來的少,又太偶然,趨利為主的企業不會愿意投資去做;而其他相關部門又可能受限于眼界和智慧,也沒有提前儲備的意識”。張林琦無奈地說。

遠征 攝

張林琦多年來一直在倡導政府聯合科研機構,針對突發急性傳染病建立一個機制。“提前做疫苗的技術儲備。比如,有些機構疫苗的研發已經完成了驗證疫苗安全性的Ⅰ期臨床試驗,進行到了Ⅱ期臨床,這一次或許就可以直接應用在疫情防控中去。為了測試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疫苗的Ⅰ期臨床試驗是小規模在健康人身上做;預防性疫苗的Ⅱ期臨床試驗一般是在高危人群中開展,需要有疫情的存在才能驗證疫苗的有效性;Ⅲ期臨床試驗一般是需要在大規模人群(包括高危人群和健康人群)中開展,進一步驗證疫苗的有效性,這部分研究工作也需要在有疫情的情況下才能開展,疫情一結束就意味著沒有感染者了,也就無法檢測疫苗的有效性了”。

這一倡議,也能在國際公共組織“流行病防范創新聯盟”(CEPI)中找到相對應的理念。此前,英國政府將2000萬英鎊捐贈至該機構。此外蓋茨基金會拿出6000萬美元資金用于此次新冠病毒的疫苗、治療等,支持對象中就有CEPI。“其實中國現階段疫苗的生產能力完全沒問題,但對于預防突發的傳染病,有時候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智慧。如果臨床做完Ⅰ期臨床試驗的疫苗項目,國家將其作為公共項目做應急的技術儲備,一旦需要的時候立即推進到Ⅱ期臨床試驗,疫苗研發會更有效”。張林琦說。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本刊,“美國有兩方面力量做這個事情。一個是美國衛生研究院,他們對于各種傳染病都會做研究,能制備疫苗的,基本都會有技術儲備,但不一定生產。另一個是大型生物藥企,基于市場利益驅動,會有選擇性的投入資源生產儲備。有一點很重要,疫苗在美國是公益領域,政府會投入很多錢來買單,企業一點顧慮也沒有。而在國內,至少在科研上,受制于重大傳染病的法律約束,一些烈性傳染病只能被少數有資質的科研單位壟斷,國內產學研開放的程度導致一些研究最終止步于實驗室。各級疾控中心除了承擔本級的傳染病防控宣傳外,還把控了疫苗的資源”。

發生在埃博拉病毒身上的故事可以視作一個預警。理查德·普雷斯頓在描寫1967年至1993年埃博拉病毒緣起的著作《血疫》中曾說,“我們不能再等到疫情爆發后才開始應對,而是事先做好準備。艾滋病病毒、埃博拉以及其他高危病毒的出現,似乎是人類侵犯了以前未受干擾的環境,消滅了病毒的儲存宿主,因此病毒就需要一個新的,那就是人類。埃博拉病毒現在已經退回到了叢林深處,在那里它可以不斷學習、變異。相信我,這個怪物還會再回來的,我們需要做好準備。”事實上,埃博拉病毒已于2018年歸來,席卷剛果東部地區并持續至今。所幸,2019年11月13日,美國默沙東公司生產的埃博拉疫苗上市,自去年8月以來,當地及鄰國已有數十萬人接種,有效阻止了疫情進一步蔓延。

(文中李哨鳴為化名)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世衛組織正式命名新冠病毒為Covid-19
下一篇:最后一頁